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

男童被亲舅舅拐卖 父母寻子 20 年:无法原谅人贩子

" 寻找 6 岁时在四川德昌县被舅舅拐卖后失踪至今 20 年的男孩小凯。" 最近,一则寻人消息在各网络平台发布,而这背后有一段长达 20 年的寻子故事。

在四川省凉山州德昌县,王加友和妻子包顶会从未放弃寻找儿子王凤凯,河南、西藏、云南等地都留下了他们的寻儿足迹,经历就如同现实版的电影《失孤》。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王凤凯是被亲舅舅包某拐卖。2000 年 6 月,包某与他人共谋,将小凯拐到河南,以 8000 元卖出,包某从中分得 5000 元。2005 年,包某因犯拐卖儿童罪,被德昌县人民法院判刑 6 年半。

由于小凯被转卖,中间人去向不明,寻找小凯的线索中断,孩子至今杳无音信。包某出狱后,包顶会也多次见过弟弟,但包某至今仍称," 不清楚小凯被卖到哪里去了。"

目前,小凯哥哥王凤林从父母手中接过寻亲接力棒,仍在通过各种网络途径寻找弟弟。

王凤凯被拐卖前的照片。

孩子 6 岁时被舅舅带走," 他是世界上最可恨的人 "

时间回到 2000 年 6 月 18 日中午,包某在德昌县王所乡昌州村姐姐包顶会的家耍了两天,对姐姐说:" 我把小凯带上街去买双鞋!" 姐姐同意了,包某借了一辆自行车,骑自行车带着 6 岁的小凯到了下面的昌州二社,然后租了一辆 " 摩的 ",驶往几公里外的德昌县城。谁知这一去,小凯就再没有回来。

" 头两天我们以为是包某带着孩子出去耍了。过了 3 天,既没有包某消息,也不见孩子回家,我们才着急到处找孩子,可找遍德昌都不见他们。" 一个星期后的 6 月 25 日,王加成向德昌县公安局报了案。小凯失踪后,王加成和妻子包顶会几天几夜睡不着觉、吃不下饭。

包顶会回忆说:" 我看天都变了,实在不想活了!" 儿子失踪后,她找遍了家里的旮旯,在鸡窝边找到儿子最喜欢耍的玩具盒。她将此物珍藏起来,不准别人动。小凯在家时种了一棵兰草,儿子失踪后,包顶会将那棵兰草视作儿子精心照顾,时不时要在兰草前说上几句话,就像在和儿子说话。

作为丈夫的王加成则把痛苦埋藏在心里。他说,如果他都垮了,这个家也就撑不起了。当时 11 岁的大儿子在弟弟失踪后,在家门口不远处一棵树上刻下一行字:" 兄弟,哥哥十分想念你!你什么时候才回来!"

哥哥王凤林在树上刻的字。

为找儿子,包顶会几次回娘家盐源县甘塘乡打听弟弟包某的消息,后来终于得到了线索。她听说,有个叫程某某的人在村子里住了一段间,干的就是贩卖小孩的 " 生意 "。弟弟与同村村民张某某和这个人成天混在一起,他们在小凯失踪前几天到过德昌。得知此消息,包顶会的头 " 嗡 " 地一下,差点昏了过去。她想到,那两天张某某与弟弟一起住在她家," 儿子肯定是被他舅舅卖了!"

家里父母死得早,6 姊妹中哥哥、姐姐很早成了家。包顶会排行老五,包某排行老六,包顶会从小就带着弟弟,有什么好吃的也省给弟弟吃。后来包顶会嫁给德昌县的王加成,婚后日子过得安宁。

农村里说 " 母舅为大 ",包某也把姐姐家当成自己家,经常一住就是几个月。包顶会回忆,那时,弟弟包某近 30 岁还没有成家,她还张罗着给弟弟介绍对象,但弟弟有几个缺点:一是文盲;二是好赌;三是好吃懒做;四是爱说谎话。包某常从姐姐那里骗钱用,姐姐经常劝弟弟好好做人,有时也会骂他几句。

小凯被拐后,包顶会常常自问:" 是不是我经常骂他,他恨我?" 弟弟竟然将姐姐最爱的儿子卖了,恨意弥漫在包顶会的心间:" 他是世界上最可恨的人!"

寻子足迹遍布多省份,舅舅犯拐卖儿童罪被判刑 6 年半

儿子失踪后,包顶会本打算一死了之,但当她得知小凯有可能被卖到河南,可能还活着时,她决定 " 为了儿子要活下来,这辈子要把儿子找着 "。

在家乡盐源县甘塘乡,邻居张某说,包某和人贩子把小凯卖到了河南省兰考县,具体地址不清楚。2000 年 11 月,王加成与其弟第一次到河南寻找儿子没有收获,心灰意冷地返回德昌。

王加友和妻子包顶会。

最有可能知道线索的包某失踪了,夫妻俩找遍了包某可能去的地方,但不见他踪影。听说包某可能在盐源县城,他们又赶到盐源县城,后听说包某已经化名 " 刘义 ",他们又去找 " 刘义 ",可那人不是包某。

后来,两夫妻听说包某躲到了西藏,王加成搭着货车进了西藏。2003 年秋天,王加成走在西藏荒无人烟的地方,他没有一丝害怕," 是儿子给了我力量。西藏那么大,我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无法找到舅子,可是我不想放弃。"

一年又一年,一次又一次失败,没有动摇他们寻找儿子的决心。2005 年,经过多方打听,他们获知包某在云南省巧家县某村安了家,王加成便带着妹夫悄悄赶到那里。发现包某化名刘义,在那里娶妻生子安了家。随后,王加成到德昌县公安局报了案,德昌县公安局迅速通知云南省巧家县警方将包某抓获。

2005 年 2 月 17 日至 25 日,德昌县公安局 3 个民警带着王加成、包顶会到河南开封、兰考、洛阳等地查找小凯的下落。他们来到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袁家村,查找当时拐卖小凯的中介人程大狗,但程大狗已于年前外出躲债,去向不明,查找小凯的线索就此中断。

2005 年 4 月,德昌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包某拐卖儿童一案。经法院审理:2000 年 6 月,包某与程某某、张某某一起在盐源县甘塘乡共谋,欲将王凤凯拐到河南去卖。包某将王凤凯哄骗到德昌县城,包某与约定的河南籍人贩子程某某、包某同乡张某某一起带着小孩子乘车到西昌火车站,然后晚上又从西昌火车站乘火车到河南,将王凤凯以 8000 元卖出,包某从中分得 5000 元。因犯拐卖儿童罪,包某被判刑 6 年零 6 个月,并处罚金 2000 元。

" 儿子应该像我,今年该 27 岁了 "

几年前,包顶会回盐源县老家参加婚宴时,见到出狱后的弟弟包某。后者见到姐姐,打了声招呼,但包顶会没理。据了解,包某出狱后,在亲人面前也多次道歉悔过。目前,包某和妻儿在盐源县老家生活。不过,包某仍称," 不清楚小凯被卖到哪里去了。"

如今,包顶会几乎每年都会回老家探亲,也会见到弟弟包某," 有时候几兄妹聚在一起,包某也在场,这种场面就特别尴尬,我们相互之间不会说话。" 有时,包顶会心里想原谅弟弟,但又无法原谅," 因为我是受害者,我永远无法原谅人贩子,原来都有想杀他的心,现在要平静多了。如果孩子一天找不到,我这个心结始终打不开。"

包顶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这些年来,为了寻找孩子,不知花了多少钱,直到前两年才把债务还清," 现在村里很多人都修了砖房,我们家还住在瓦房里面。为了寻找被拐卖的孩子,我们已经倾尽所有了。"

王凤凯被拐卖前的照片。

" 失去亲子后的那种痛,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。" 包顶会说,如今的网络十分发达,亲子鉴定已经较为普及,他们夫妇又燃起了寻子的希望," 德昌警方来采过好几次我们的血,希望通过 DNA 比对找到孩子。去年底又来了一次,但是现在还没消息。"

王加成夫妇年龄大了,寻子已渐渐力不从心,但是又放不下。为此,小凯哥哥王凤林从父母手中接过寻亲接力棒," 这几年,我们在网络也发了很多寻找弟弟的消息。虽然发出去没有回音,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,我们就不会放弃。"

↑ 王加友夫妇年龄已经大了。

至今,包顶会还记得,儿子王凤凯小时候爱笑,笑起来有个酒窝,头较大,上嘴唇偏左有 3 颗痣。" 儿子应该像我,今年该 27 岁了。" 包顶会说,儿子被卖时还是个孩子,他不能作主,但现在他可能已经结婚生子," 如果他看到父母这样找他,希望他能认我们。"

王凤凯婴儿时期与父母及哥哥的合照。

如果有线索,请联系小凯母亲包顶会:15283428445

来源:红星新闻

以上内容由"ZAKER新闻丨湖北"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头条新闻

头条新闻

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

订阅

觉得文章不错,微信扫描分享好友

扫码分享

热门推荐

查看更多内容

ZAKER | 出品

查看更多内容
亚洲片人a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