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    

旋转在两人的感情禁区

  • 2015-11-22 14:50:04
  • 512
  • 信息编号:2013615

倾诉人 韵 年龄 24岁 职业 公司文员

  关键句1:他是个体贴的男人, 晚上加班后他会开车送我回家,有时他甚至会在节日送我一些小礼物。这让我真的很感动,或许远超过感动。     

  关键句2:我无法安慰她,因为自己扪心自问我是不是也可能是另一个婚姻的第三者时,我没有肯定的答案,虽然我和榕没有开始、没有经过、更没有结果。     

  暗暗心动     

  我也很难解释这是为什么。当我的男友钧抱怨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谈工作,我好像爱工作更甚与爱他。那时我心里也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,可能真的爱上我的老板了。    

  他是榕,是我的老板,一个四十岁出头十分优秀的成功男士。中国名牌大学本科毕业,在美国读了MBA,归国后成为美国某公司的中国区总裁。这一切在外人看来,可能只是成功人士的典型,而他对我却有一些不同的意义,那种感觉深深地埋藏在我心里。     

  榕是我的“伯乐”,第一次跨入工作的公司面试时,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他。也许由于没有太多自信,我进入考场后竟忘记面带微笑,也没上前和面试官握手,而是面部僵硬,直挺挺地坐在座位上。榕就是那天的主考面试官,他一定是看出了我的窘态。他正了正坐姿,突然问我衣服是不是借来的。我一愣,他笑了笑,让我放松一下。此后,谈了些什么,我已经不知道了,只能说他深邃而有神的目光看穿了我外表下的幼稚,让我有点眩晕。回去后,我觉得面试铁定没戏了。然而一个月后,我居然通过了,成为了榕的助理。当时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第一次穿上职业装,第一次坐在外企的办公室里,我心里都是紧张和不安。以自己的实力和能力是否能处理好这里的工作,我没有把握。   

  榕早已成了家,老婆是他的大学同学,他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。他很专注于事业,经常工作太忙而无法顾及家人,作为一个丈夫、作为一个父亲,他没有时间陪伴在妻子和女儿身边,只能在女儿生日时买好礼物,在情人节时送一束花给他太太。     

  由于工作的需要,他常带我去参加一些商务派对,我也自然而然成为他的舞伴,他跳舞的时候很绅士,很有风度。对我,他在别人面前总是夸奖我聪明能干、工作认真细致。他应该是个体贴的男人,如果他不是那么忙的话,因为晚上加班后他会开车送我回家,有时他甚至会在节日送我一些小礼物。这让我真的很感动,或许远超过感动。   

  开始我只是觉得榕是一个很容易亲近的老板,在他手下工作没有压力。但是渐渐地我对他很依赖,尤其是他单独出差的日子,我常提不起精神,会呆呆地对着电脑和电话,似乎是在守候他的消息。他一回来,我就觉得很安心,工作似乎很快乐,即使经常要加班也无所谓。


© 2015 桑拿族 - 手机版 - 网站协议 - 联系我们/商务合作/投诉建议 - 关于我们

工信部备案号: